松野泊松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一)(非清水注意)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x格瑞向
王嘉x仙鹿瑞,架空
私设有,ooc有,甜饼有,刀子有,车后期有
脑洞来自于群里大佬
迷一样的文笔
以上没关系的话,祝阅读愉快!(•̀ω•́)✧
————————————————————
千山之巅,万山之围,此处人迹罕至,唯有满目翠烟缠着苍苍古树,直教人如坠仙境。自混沌分万象,便有群山生灵物,麒麟白鹤,苍龙仙鹿,传言得灵物者,便可坐享荣华富贵,一世无忧,更有甚者可以飞升成仙,与天同寿。传闻一出,自是令无数人趋之若鹜。 

“快点跟上,这山大得很,又看不清路,天快黑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落脚。”一行人背着包裹在茂盛的草木间蹒跚前进,为首的大汉不耐烦的吆喝着后面的人,他挥起镰刀砍断面前缠绕的藤蔓,抬起手臂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妈的,上头要我们找灵物,说是要进贡给王,虽说有人在这山中看见过仙鹿,但老子就没听过有人真的抓到过,偏偏这么个苦差事落在俺头上。”跟随其后的人闻之不语,一身黑衣将他裹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密密的刘海下看不真切,他沉默着拨开了缠住鞋子的草,往腰间的挎包里又放入了一些东西。那大汉睨他一眼,浑厚的声音又炸雷一般响起,“我说你是上头派来帮我们的,那带你来的小差还口口声声说有你在稳行,但你这一路上都一声不吭的,还带了这么一群和你一样的奇怪的人。别到时候抓不到灵鹿砸了自己招牌,我给上头也不好交代。”话音落下,那人终于抬头看他一眼,一双金色的竖瞳在昏暗的树林间显得格外锐利,那大汉顿时感觉自己竟硬生生矮了半个头去,又不敢发作,只得故作不在意又向前走了几大步。那人不紧不慢的跟上,终于是开口说了此行的第一句话,“不必担心,它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嗤。”距离那行人十里之外的静谧之处突然响起一声冷笑,那音色分外清脆,如银铃如清风,只是此刻沾染了嘲笑之意,竟是变得如暖风般挠得人心痒。循声望去,入眼登时是一片雪白皮毛,似有白光氤氲缠绕,修长脖颈枕着绿叶,晶莹鹿角剔透如冰,一双罕见的紫色瞳孔盈着水光,如初生婴儿般纯洁无比。这赫然便是一只鹿,但其周身的祥瑞之光让人无法忽视,想来便是那传闻中的仙鹿了。 

“想抓我?可笑。”那鹿口吐人言,伏卧在一方柔软的草木之中。风送万里,将那行人的话语一字不落的送入仙鹿耳中。毛茸茸的小巧耳朵动了动,它站起身来,仿佛是对这行人全然不感兴趣般,迈着优雅的小步,隐入了密林之中。

 一边,天色已晚,黑衣人随行爬到一个小山头,向着四周张望一番,喝道:“可以了,就在这停下吧。”一行人纷纷停下脚步,训练有素般卸了身上的包裹堆放在一起,随即迅速退到一边。黑衣人蹲下身来,在包裹中翻翻找找,再起身时,手中拿着一叠画着诡异符号的符咒。那大汉伸长了脖子好奇瞅着,只见黑衣人双指夹着符咒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一动,符咒已经陆续贴成一道法阵,这阵法瞧着分外怪异,歪七扭八的符咒堆叠在一起,构成一道一道黑色扭曲的线条。大汉心里只发怵,不知道这人施的是什么诡异法术。 

“嗯…?”远方,正欲小憩的仙鹿有所察觉般抬头看向远空,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这气息是…”沉思片刻,他旋即转身,纵身跃入深林之中。 

而这边,大汉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什么阵法?”黑衣人不紧不慢的开口:“此为烧山之阵。”“烧山?!”大汉十分吃惊,“难道是为了…” “没错,正是为了逼灵鹿出来。”黑衣人顿了顿,道:“灵鹿为群山之神,庇佑整个山脉及其中万千生灵,若我在此布下烧山之阵,灵鹿必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他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需将其生擒即可,至于如何擒住,交由我来便好。”大汉听之喜笑颜开,谄媚笑道:“好好好,那便有劳您了。”黑衣人抬头看向虚空之中,双眼微眯,眼底寒光减盛。“话已至此….他也该来了吧。”

 “啊?谁?”大汉还未反应过来,黑衣人话音未落之时,一道银光已至眼前,大汉突然好似被生生扼住了喉咙般一言不得发,一双眼睛突兀睁大到人类所有的极限,透露出惊恐的瞳孔中三片被风削得笔直的绿叶已经逼近。“飒”的一声轻响,大汉喉头迸发出一片刺目的鲜红,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黑衣人瞳孔一缩,“不好!”条件反射般抽出腰间小刀抵挡,铿锵一声,他竟是被击得连连后退。“保护大人!”四周人蜂拥而上围聚在黑衣人四周,各自持着武器对着一片寂静的四周虎视眈眈。黑衣人稳住身形,冷汗顺着他的侧脸滑落,消失在潮湿的泥土中,他感到手臂发麻,持刀的虎口被刚才那一下震得生疼,他咽了口唾沫,故作冷静的开口道,“阁下既然来了,便麻烦现身吧。” 

话音落下,周遭依旧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生怕再有叶刃从暗处射出夺走自己的性命。突兀一簇树叶一动,顿时所有的武器齐刷刷指向了声响处。 “鬼狐,这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只雪白的手拨开树叶,出现在众人面前。月光从枝叶间洒下,落在来人银辉般瀑散的头发上,镀上了一层冷光。精致的面庞上一双剔透美丽的紫色眼睛此时带着冷冷的杀意盯着面前那群人,斑驳的树影映在他修长的身形上,徒添了几分不真切之感。

 被称作鬼狐的黑衣人干笑一声:“…好久不见了,格瑞。”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