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泊松

沉迷工作

【无授权翻译】The Tale of The DemonLord(妖王传说)第四章

食用指南&故事梗概可以见我上N条LOFTER

http://songyebosong.lofter.com/post/1e6d2fa7_12b35fda5

第一章第二章在贴吧有人翻译啦,原译者在此,感谢她! @咚 

召唤一年四季没有假期的社畜吉祥物 @佛系咸鱼 

===================================


昨晚犬夜叉哭到睡着,筋疲力尽的他在清晨应该醒来的时候,还迷失在噩梦里。因此门外的护卫让某个人进入房间的时候,犬夜叉并没有察觉到。平常他即使睡着也会保持警惕,独自生活的犬夜叉从百十年前就明白了睡着的时候最容易遭到袭击。


房间里传来的动静最终还是惊醒了犬夜叉,他猛地坐了起来,看向那个不速之客,如果事情更糟糕的话,那个人会是杀生丸。但入眼的只是一个衣着打扮都极为普通的仆人,犬夜叉打量着她的脸,十分陌生,看来当自己幼时尚还住在宫殿的时候,她还没有来到这里。女孩有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是个可爱的浣熊妖。不像那些带着孩子嘲笑自己伤害自己的年迈仆人们,她的举止文雅且恭敬。


“你是谁?”犬夜叉狐疑道,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警惕的与她保持了距离,暗自揣测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犬夜叉才意识到昨天自己在浴室睡着了,杀生丸给他裹上了浴袍,而本应用来穿着睡觉的柔软睡衣,此时正静静的躺在床脚。


“对不起吓到您了,殿下。”浣熊妖鞠躬道,“我的名字叫夏弥,杀生丸主上派我来照料您的沐浴更衣,然后杀生丸希望您能穿着我送来这套衣服后与他一起共进早餐。”


“我真的一点都不希望穿上他给我挑选的衣服。”犬夜叉敷衍道,尽管她看起来十分温柔和善,他依旧没有放下戒心。“我的火鼠袍在哪里?”


犬夜叉一直穿着父亲留下的火鼠袍,它能随着犬夜叉年龄的增长自动适应他的身体,也能自我修复与清洁。犬夜叉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被杀生丸伤得很重,以至于没有拿回衣服就离开了浴室。


“您的衣服已经送去清洗了。”夏弥恭谨的回答道。


“不需要!它能自己清洁!”犬夜叉怒从心起,他天生脾气暴躁,很容易就挑起争斗。在该凶的时候露出凶相,或者藏匿自己,这是犬夜叉在母亲死后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但是他正要发火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反抗可能会给朋友们招来杀身之祸。犬夜叉压下怒火,平静的开口:“请把我的火鼠袍拿回来,我需要他。”


“殿下,我可以取回您的袍子,但是杀生丸殿下希望您今天能穿这身衣服。”她指向先前从衣柜里拿出的衣服,那些用料极好的衣物被放在墙边一张精雕细琢的桌子上,随后她柔顺的退下站在了一边。


“听着,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所以你只要取回我的火鼠袍就行了!”犬夜叉坚持道。


“殿下,如果我没有按照杀生丸殿下的指示给您换上衣服,他会发怒的。”夏弥忧心忡忡的道。


“我才是要直面他的人,你不必承受他的怒火。”


“可是他会冲我发怒的!”夏弥恳求道,“求求您了!殿下!”

犬夜叉最终还是发了脾气,喊道:“把我的火鼠袍还给我!”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杀生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夏弥吓得几乎要晕过去,犬夜叉也脸色煞白,以为杀生丸即将伤害他并摧毁他留驻过的村庄。但是他现在情绪过于激动,无法冷静下来,双目怒视着他的哥哥。


杀生丸对着仆人开口道:“去洗衣房看看二殿下的火鼠袍洗净晾干了没有,好了的话就把它带回到这儿。”


“是,殿下。”夏弥恭敬的弯下腰应了一声,迅速的退出了房间。


她刚离开,犬夜叉就厉声对杀生丸道:“你说过我必须留在这里,可你并没有说我还要穿那些可笑的衣服!”


在杀生丸眼中,犬夜叉已经在崩溃边缘了。他昨晚极不自然的顺从,以及自己对他做的一切,让仅仅是要求他更换衣物这件小事,就能剧烈的动摇犬夜叉的情绪。


在离开秘密小道之前,杀生丸一直以为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只要稍加引导和指示,犬夜叉会渐渐喜欢上成为妖怪领主最为宠爱的情人的感觉。但显然,对于犬夜叉来说,那一晚只是一场最可怕的噩梦。


见过犬夜叉因为痛苦和悲伤流下的泪水后,杀生丸曾经认真考虑过是否要在自己陷得太深让事情变得无可救药之前,给予犬夜叉自由。如果这么做了,每个人都会觉得妖怪领主只是厌弃了犬夜叉。没有人会想到其中自有隐情,因为杀生丸一向性情古怪,极难取悦。于是告诉犬夜叉他可以带着火鼠袍离开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看着这个少年在名为反抗的荆棘之路上蹒跚前进,这激化了杀生丸的情绪,他知道他再也不能放犬夜叉离开。


“犬夜叉。”杀生丸以不容反抗的语气说道,“你看起来好像这儿会有谁偷走父亲留下的火鼠袍一样。我向你承诺,让我所信任的仆人来清洗你的衣服是绝对安全的。在夏弥取回它之后,它就会被完好的放在我为你的房间专门挑选的上等衣柜里。你回来之前,那儿便专门用来存放我为你准备的衣服。从你回到这里的那一刻,你就是这里的殿下,我的弟弟,我不会让你觉得除了这件火鼠袍就没有别的衣服可穿。如果到了不得不按住你脱下你的浴衣强迫你换上你该穿的衣服的时候,我不会有半分迟疑。”


杀生丸的声音铿锵有力,犬夜叉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但那双明亮的金色眼睛依旧闪着愤怒的光。杀生丸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直到犬夜叉后知后觉的挪开了视线。


夏弥很快带着火鼠袍和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里衣回来了,犬夜叉一下全部抢走了它们。


“把那些衣物还给夏弥,让她把它们放进箱子里。”杀生丸命令道,“我希望你在太阳升到树顶之前穿戴完毕,到厅堂去用早膳。”他指向窗外一棵高大的松树,阳关穿过它繁茂的枝桠照射下来。随后杀生丸转身大步走出房间,夏弥急忙跑过去关上了门,然后转身回到了犬夜叉身边。她伸出手去拿火鼠袍,一双眼睛看着他,无声的恳求他听从杀生丸的话。犬夜叉怒目而视,但为此争斗并不值得,于是他便认命的将火鼠袍递给了夏弥,看着她将它放在一个漆染的柜子里,然后回来为自己梳理穿衣。


早些时候,夏弥就为犬夜叉准备了一个干净的夜壶,让他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还备好了脸盆与毛巾给他用来清洗自己的脸和手。她将犬夜叉带到与卧室相连的隔壁浴室,询问他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犬夜叉神色震惊的拒绝了,夏弥便忍笑退出了浴室。


片刻之后,犬夜叉回到了屋子,夏弥递上一身白色里衣,随即背过了身子。夏弥明白犬夜叉羞于被人看见没穿衣服的样子,这样犬夜叉就可以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脱下浴衣换上新的衣服。犬夜叉换好后,夏弥转回身来,帮着他穿上了一套同样是白色却更为精致的衣服,边缘和接线处还绣着几乎看不见的白色刺绣,接着她为犬夜叉套上了一件深蓝色的丝绸外套,上面绣着与他的眼睛相衬的金色花纹。与之相配的还有一条蓝色长裤,用金色的腰带束在腰间。一双精巧的白色袜子和一双柔软的靴子从犬夜叉的脚上滑落下来,他更宁愿光着脚。



夏弥将镜子转向犬夜叉,让他看看自己。犬夜叉紧紧盯着镜中自己的倒影,觉得自己穿这套衣服的样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笑,反而很适合他。这让犬夜叉感到一阵反胃,顺应杀生丸的想法打理自己的事实让他觉得身上怪怪的,甚为不干净。

不过犬夜叉并没有出声表达不满,夏弥在他身后放下一个擦得锃亮的乌木凳,请他坐下,好让自己为他梳理头发。

“我的头发本来就很好。”他不高兴的嘟囔道,“我不想它被扎起来或者搞成别的样子。”

“只要您不乐意的话我就不会去做,殿下。”夏弥回道,“如果您喜欢披散着头发,我就简单的替您梳理一下,然后用一点植物精油将它们抚平。”

犬夜叉同意了,尽管他很想拍开梳子然后用自己的爪子梳理头发,在过去的一百三十多年间他一直这么做。然而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夏弥为他梳理头发的动作十分温柔,让犬夜叉恍惚之中想起了爱着自己的母亲。况且,夏弥似乎很怕杀生丸,他不想再给她添麻烦了。

夏弥梳理完毕后,犬夜叉的头发看起来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好看。夏弥笑道:“您可以去用早膳了,殿下,请不要迟到,不然杀生丸殿下会难过的。”

“为什么?”犬夜叉闷闷的问,“他又不需要进食,我记得他以前从不吃东西。”
“是这样没错,但是杀生丸殿下在宫殿的时候,总是命人摆好了桌子。尽管他不需要吃饭,但是每天的固定时候,他也会喝水,茶啊或者酒之类的,还会阅读一些信件和书。”

于是犬夜叉乖乖地离开了房间去往厅堂,他清楚的记得厅堂的位置。虽然很久之前相较在厅堂吃饭,他和母亲更宁愿在自己的房间吃,这样吃饭的时候就不会有许多双满是敌意的眼睛盯着他们。

当他走进厅堂的时候,已经平静了下来。他向杀生丸鞠躬致意,然后才坐在了仆人为他安排的座位上。当他走向桌子的时候,注意到杀生丸一直在盯着自己,从杀生丸的表情来看,他很喜欢犬夜叉穿着这套衣服的样子。犬夜叉又一次感到浑身不自在,但是他忍住了,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坐下看向桌上的东西。

面前大多都是些水果,牛奶,揣满了细细的肉干的卷饼,还有滚烫的碎肉米粥以及剥了壳的鸡蛋之类,这些都是他早膳喜欢吃的东西。犬夜叉好奇杀生丸是否清楚记得自己的喜好,自己几乎很少有机会去享受喜欢的东西,也许杀生丸只是从谁那里问到了而已。

他坐在桌子的一边,靠近杀生丸的左边。这样他们就像是坐在一起一样。犬夜叉注意到厅堂里大多仆人也是新来的,没有一个像很久之前的那些老仆人门一样瞪自己或者无礼的招呼自己。一个仆人走近犬夜叉,询问他是否想先吃一个卷饼,犬夜叉点了点头。

犬夜叉原本只打算吃几口意思一下,但是当他的尖牙咬上卷饼的那一刻,他才发觉自己有多么饿。他迫切的吃着这些食物,然后是水果,接着是粥,这些食物味道都好极了。

杀生丸是一个强大的妖怪,几乎不需要食物来维持活动,他满足于啜饮着茶,看着自己的弟弟狼吞虎咽。杀生丸的内心十分高兴,犬夜叉现在并不像昨晚那么痛苦。他想着,也许这孩子哭泣只是因为思念村庄和朋友。如今犬夜叉会克服思乡之情,因为这儿才是他真正的家。

但是当杀生丸伸出手去轻抚垂在犬夜叉脸边长发上的那个小巧可爱的锁饰时,犬夜叉紧张的蜷起了身子,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一般丢下了勺子,双手紧紧的扣着椅子的边缘。

杀生丸本应该生气——毫无疑问,如果他没有听见犬夜叉的哭泣,他会很生气。他暗地里听到的哽咽着的抽泣深深的刺痛了心脏,而现在犬夜叉对他的明显的厌恶加重了杀生丸的不适。

但是杀生丸极为自傲,绝不允许这一点不安阻碍任何他想做的事,所以最终他还是将一绺丝绸般的长发收入手中。犬夜叉仍旧坐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桌子。

“你的头发更像父亲一点。”杀生丸平静的说道,仿佛他没有注意到犬夜叉的瑟缩。“那些头发被梳理好后十分耀眼夺目,就如果父亲自身的存在一样,而我的头发却更像我的母亲。”

杀生丸知道这会勾起犬夜叉的兴趣,因为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正如杀生丸所料,犬夜叉抬起眼睛看着他,渴望听到更多。

“在我幼时,父亲还很年轻,他经常用一根简单的发带将头发扎好,偶尔会编起来。那样父亲在练习剑术或者同敌人战斗的时候,头发就不会妨碍到他。”杀生丸继续说着,他的手抚过如瀑一般垂在犬夜叉后背的长发。“那个时候,我也常常束起我的头发,但是在我们消灭了所有具有威胁的敌人后,父亲去世了,我任由我的头发披散着,因为我再也没有必要像他一样了。在我练习的时候,它们不会妨碍我,而你的头发似乎也如此。”

杀生丸收回了手,看向犬夜叉的脸,然后目光落在了桌上的食物上。“你不吃了吗?”他问。“我不饿了。”犬夜叉回道,尽管他面前的粥还剩下一半。“你饿了就告诉仆人,你可以随时要求厨房做你想吃的任何东西。现在跟我来。”杀生丸站起身,大步走出了餐厅。犬夜叉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杀生丸动了动头,示意他走在自己身边。

他们走过这巨大宫殿的宏伟大厅与长廊,犬夜叉看到曾经的那些老奴仆们依然用仇视的目光看着他,新来的仆人们则认为尊重犬夜叉——他们领主的弟弟,是一个好的仆人该做的事。

杀生丸将他带到一个在犬夜叉印象中是图书馆和书房的房间。当他们进来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绿色河童妖怪正在书桌前仔细阅读文件。它看见他们后尖叫起来,在冲向杀生丸的时候甚至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直接狼狈的摔趴在他们面前。“我的天!”他尖细的嗓音嚷嚷着,“我没听见你们来了,请原谅我没有来迎接您和犬夜叉殿下!”

犬夜叉立刻觉得这个大概人畜无害的小妖怪极其容易惹自己揍它。“邪见。”杀生丸开口道,“你安排好我们定下的事了吗?”“哦!是的,杀生丸大人!您的弟弟准备好的话随时都可以开始上课了!”

“上什么?”犬夜叉一脸疑惑。“我以为你把我带回这里就是为了——”
“就是为了操你?”杀生丸冷冷地问,语气平静的就像在谈论天气一样。犬夜叉愤怒地红了脸,而邪见则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脚,好像它们是世界上最迷人的东西。但是,杀生丸继续道:“嗯,既然我们还没进展到那一步,也许你会对学习一些新的学术或者艺术之类的东西更感兴趣。你母亲去世之后你一定没有再学什么了。我意在让你继续学习。邪见会监督你,教导你一切该学的东西。每天早晨的学习结束后,剩下的时间里你可以随心所欲。”
“然后呢?”犬夜叉怒气冲冲的嚷嚷道。
“然后,我的小宝贝,我希望能准时和你吃饭,再继续的话,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卧室里。”
犬夜叉因为尴尬和愤怒,脸涨得更红了。杀生丸吻了他的前额,随即离开了图书馆,留下了他和邪见两个人。


【无授权翻译】The Tale of The DemonLord(妖王传说)第三章


食用指南&故事梗概可以见我上一条LOFTER

http://songyebosong.lofter.com/post/1e6d2fa7_12b35fda5


翻译工作之前就开始了,但是因为忙一直断断续续的,拜托帮忙润色语言的小可爱不巧生病住院了,又不想一直拖下去,所以还是决定今天将这一章修改后发上来。


第四章已经在翻了,应该会很快。


本人水平有限,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图片看不清走图链

https://wx2.sinaimg.cn/mw690/0068MmKhgy1fwf31di3gdj30o3cmyqv8.jpghttps://wx2.sinaimg.cn/mw690/0068MmKhgy1fwf31di3gdj30o3cmyqv8.jpg

祝食用愉快啦!

召唤强迫症  @佛系少女 

占个tag抱歉。


我想问问fanfiction上的那篇The tale of the Demon Lord(通常翻译为妖王传奇/...)有人还想继续看翻译吗?


本来这篇刚开始是杀生丸用了一些不道德的手段抓了小狗子回去rua,这个开头让我不太喜欢看了一半直接弃了。后来 @强叔有家汪 和我提起这个,我...我心动了!


贴吧有人授权翻译过两章,后来楼主就不见了(...

如果有人想看那我会去接着第三章翻译!毕竟我也很懒的,想看的人不多我就自己阅读了(你


诚招队友!

占tag致歉,但是本人实在是很生气。


之前在b站看见了 @尸至兔 太太的藻巫手书,惊为天人,却在相关推荐里看见了非常眼熟的封面。好奇点进去的我发觉,该视频从画风到配色甚至作画都十分明显的模仿了太太的手书,并且太太的手书要早五个月发布。


官方绘卷里的巫女发饰和太太画的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视频里,巫女的发饰却惊人的同太太一致。


作者说部分有参考,但是如此明显的“参考”让人感到不适。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对参考有什么误解。


这里放两张对比图,具体如何大家可以去b站体会一下,下面放链接。


太太的手书: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856520

疑点重重的手书: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510102




希望大家理智对待,默默举报就行千万不要骂人。

补番前期的一点小声逼逼,二狗和戈薇这俩人真是让人没眼看

有件事我觉得很可怕。

是的,超级可怕了,每次看到这种思想的文都不寒而栗,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还笑得出来吗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午休时翻了lofter收藏的几个圈tag,突然意识到有件事很可怕。
每个圈都很常见的很多酒后下药能力梗兽化这类意外梗,很多攻受清醒后,攻都会表示:我会对你负责的!


太可怕了。产生了强迫或半强迫的性关系,用负责来解决问题,交往结婚等于负责这个思想到底是哪里来的?


虽然说产物内容不能够等同作者思想,角色行为不等同作者行为。但同人文本身也确实是映射出作者的个人喜好、对两性关系、社会关系的理解或潜意识。


如果是刻意让角色这么表现,哪怕是恶意ooc黑角色我都觉得还好。但可怕的是,很多时候感受到的是作者希望以此表现攻深爱受,或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肯定。
但是深爱或有担当,不是该为性暴力道歉然后去警察局自首吗?对方原谅不追究再说双箭头的话吧。


想到现实中那些要求强奸犯娶受害者负责的言论,简直不寒而栗。


耽美同人圈,这是个以年轻女性为主要受众的群体。为什么会有这种“负责”的想法?


太可怕了。


=====


第二日补丁:


是我表述有问题吗?为什么微博也好lof也好,总有人觉得我是在指责作者的道德问题?


我明明是在担忧社会落后思想对女性潜移默化的影响啊…


另外创作自由,我觉得只要不在现实中伤害他人,不触犯法律,作者写R18G都没问题。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三)

私设
王嘉德罗斯x仙鹿瑞
梗源自于@假的锅 
祝阅读愉快!
——————————————————————
架空私设喧闹的大街上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毫不意外全冲着那华美牢笼里关着的灵兽而去的。 一张巨大厚实的布盖在笼子上,让人看不见里面的灵兽。 “听说抓到了?” “呵,那里关着的不就是。” “居然还真有人做到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王一定会喜欢这种稀罕物的。” “可怜,真可怜。” 喧闹声,议论声,夹杂着无数窃窃私语,由远及近,最终汇聚成一股令人心烦意乱的杂音挤入脑中,涨得脑壳生疼。

意识渐渐回归,眼前的黑暗也渐渐拨云见月,扶着尚还昏昏沉沉的脑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华美檀木铺就的地板,目光向上缓缓移动,四周是一方小小的昏暗的空间,缓过神看去,才发现竟是一桩铁笼,其上不知盖着什么东西,阻隔了外界的视线。

格瑞愤怒无比,欲起身招呼原力劈碎这胆敢束缚他的笼子,忽然从脚腕处传来一阵刺痛,他禁不住,双腿一软,又跌了回去。格瑞低头一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上竟被人铐上了沉重的锁链,锁链上密布着金色的符文,道道金光沿着符文流走。

大惊之下,他立即催动体内的原力,原力受到驱使,挣扎着几要从体力闯出。一片昏暗中,符文突然亮了一亮,顿时原力便如霜打的茄子般萎顿下去,再唤不能。
“…鬼狐!”
格瑞恨恨一拳砸在壁笼上,关节处顿时一片通红,他却好似浑然不觉般暗自咬碎了牙。他身为高贵的灵兽,一向以自由随性为傲,几时被人关进过铁笼受这等耻辱。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锐利的眼睛重新打量着四周,外面传来的议论声依旧不减反增,自己仿佛是被放在一条充满人流的大道上供人观赏。
“啧。”
此时自己已经很清楚这波人马要去往何处,想必那行卑鄙无耻的人所侍奉的王吧。格瑞下意识对这位素昧蒙面的王产生了厌恶情绪,那群人的王,能是什么好东西。摇摇头,他盘腿坐好,算着怎样才可脱身。 装饰得金光灿灿的王宫,华美建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此时的会议大厅寂静无声,一干人跪在地上,不敢出声,他们面前赫然正是王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王座上倚着一人,年轻的王被包裹在鎏金的袍子下,耀眼金发上的王冠威严至极,他一双眼睛紧紧闭着,神情倨傲无比。大臣们面面相觑,王不发话,他们也不敢擅自开口。本来喜滋滋的告诉王已经捕获灵兽,此时正在送来的路上,满以为王会高兴,没准会给自己一些奖赏,可王听完后便一言不发,他们此时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终于,有人忍耐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个….王…..”
年轻的王终于睁开他那双眼睛,流光溢彩的金色瞳孔带着能灼伤人的温度淡淡一瞥,那人登时半个字也说不出口,吓得冷汗淋漓,急急低下了自己的头。 片刻之后,王终于开口。
“知道了,那便一见吧。”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二)

最近比较忙,更了一小段,还没写到螺丝出场的我简直磨叽Σ(゜ロ゜;)
我争取这两天再更一段(´・ω・`)
架空,私设王嘉德罗斯x仙鹿瑞
梗源自于@假的锅 
相信我我对鬼狐是真爱!
诡异的文笔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
月光如水,静静的落在两人身上,空气一时间有些压抑。格瑞没有理会鬼狐,只是静静的扫过面前一伙人。很明显,对方抱着恶意而来。他不打算和鬼狐叙旧,只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目光一转,地面上已经成形的黑色法阵吸引了格瑞的注意,黑色扭曲的符号瞬间如燎原之火点燃了他的杀意。
“好你个鬼狐,真是疯了!”
格瑞怒斥出声,杀气恍若实质化一般隔着空气陡然暴涨。鬼狐心中一凛,糟糕,好像做的太过火,惹怒他了。格瑞右手向前凭空一握,虚空之中忽的绿芒大盛,耀眼的绿色光芒汇聚成一柄长刀落入手中,泛着冷光的刀刃锋利无比。格瑞信手一挥,一道破空之声响起,鬼狐呼吸一窒,忙大喊:“快散开!”自己也急忙祭出武器抵挡。
可惜为时已晚,刀光带着破竹之势,所到之处皆斩。仅仅一瞬,便是十几人头齐齐落地,断口处喷出鲜血来,将一方树木尽数染成了鲜红色。格瑞持着刀步步逼近,脸上是森然杀意。鬼狐抵挡不住杀气节节后退,额头渗出了汗水。他暗自懊恼,仅仅只是杀意,就让自己如此狼狈,该说,真不愧是——森林之主选择的人吗。“那就是…烈斩吗,森林之主赐予你的东西。”鬼狐双眼死死的盯着格瑞手中的绿色长刀,语气里带着三分羡慕七分嫉妒。
“运气真好,下一次,我可不会打偏了。”
格瑞冷冷说道,举起手中长刀,对着鬼狐凌空劈下。力道之大竟使得刀身四周卷起一阵狂风,树叶乱舞打在鬼狐脸上,只觉得生疼。鬼狐见无法拖得半分时间,只得咬咬牙收掌成拳,低喝一声:“爆!”
冥冥之中突兀响起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正在被融化腐蚀,滋滋作响。格瑞猝不及防,神色看起来颇为痛苦,一个趔趄,手中长刀竟是劈歪了,刀刃擦着鬼狐的衣服斩下,重重的砸在厚实的土地上,一声轰然巨响,一道狰狞可怖的沟壑横跨在大地之上。鬼狐瘫坐在地,捂着胸口直喘粗气。他抬眼看向格瑞,对方果不其然拄着刀柄半跪在地无法动弹。
格瑞只觉得仿佛有什么在身体内炸开一般,疼痛沿着脊梁骨直窜上脑门,那一瞬间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他撑不住只得依凭着刀身半跪在地上,刀尖深深插入地中。眼前有些发昏,他勉力压下喉头涌起的腥味,一时片刻说不出话来,只能怒视着鬼狐。
“呵呵,格瑞,你果然很强,居然还没有倒下。”鬼狐低低的笑出声来,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居高临下的看了格瑞一眼,方才的狼狈荡然无存。
“不得不说,如果和你正面对上的话,我的确没有丝毫胜算。我想抓你,但可还没疯。”
“所以,烧山大阵也不过只是引你出来的诱饵罢了。” 格瑞恨恨的盯着他,脑袋疼的越发厉害,眼前模糊一片。
“不过好在这毒比我想象得厉害多了,不仅让你没有察觉,而且毒一触发,中毒者立马法力尽失,浑身无力。就算是格瑞大人,也不能抵挡。”
他语气轻松地说着话,对着格瑞展颜一笑。
“这山,我就替格瑞大人收下了。至于您,还是去您该去的地方吧。”
格瑞眼前一黑,终于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