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泊松

身在杀犬坑无法自拔

占个tag抱歉。


我想问问fanfiction上的那篇The tale of the Demon Lord(通常翻译为妖王传奇/...)有人还想继续看翻译吗?


本来这篇刚开始是杀生丸用了一些不道德的手段抓了小狗子回去rua,这个开头让我不太喜欢看了一半直接弃了。后来 @强叔有家汪 和我提起这个,我...我心动了!


贴吧有人授权翻译过两章,后来楼主就不见了(...

如果有人想看那我会去接着第三章翻译!毕竟我也很懒的,想看的人不多我就自己阅读了(你


诚招队友!

跑去p站找粮被一堆本子闪瞎眼

id=13900974

可能是陈年老粮(x


这俩人真是可爱死了!二狗回来的路上给戈薇摘了花,还特别傲娇的问戈薇“...不需要吗?”

戈薇说“怎么会,我超级开心的”,俩人最后十分默契的脸红了并且想着“刚才对方的表情好可爱噢”。

怎么这么甜啊!!




最后小声。因为我太懒所以没要授权,如果太太不高兴我会立马删掉并致歉


占tag致歉,但是本人实在是很生气。


之前在b站看见了 @尸至兔 太太的藻巫手书,惊为天人,却在相关推荐里看见了非常眼熟的封面。好奇点进去的我发觉,该视频从画风到配色甚至作画都十分明显的模仿了太太的手书,并且太太的手书要早五个月发布。


官方绘卷里的巫女发饰和太太画的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视频里,巫女的发饰却惊人的同太太一致。


作者说部分有参考,但是如此明显的“参考”让人感到不适。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对参考有什么误解。


这里放两张对比图,具体如何大家可以去b站体会一下,下面放链接。


太太的手书: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856520

疑点重重的手书: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510102




希望大家理智对待,默默举报就行千万不要骂人。

补番前期的一点小声逼逼,二狗和戈薇这俩人真是让人没眼看

有件事我觉得很可怕。

是的,超级可怕了,每次看到这种思想的文都不寒而栗,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还笑得出来吗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午休时翻了lofter收藏的几个圈tag,突然意识到有件事很可怕。
每个圈都很常见的很多酒后下药能力梗兽化这类意外梗,很多攻受清醒后,攻都会表示:我会对你负责的!


太可怕了。产生了强迫或半强迫的性关系,用负责来解决问题,交往结婚等于负责这个思想到底是哪里来的?


虽然说产物内容不能够等同作者思想,角色行为不等同作者行为。但同人文本身也确实是映射出作者的个人喜好、对两性关系、社会关系的理解或潜意识。


如果是刻意让角色这么表现,哪怕是恶意ooc黑角色我都觉得还好。但可怕的是,很多时候感受到的是作者希望以此表现攻深爱受,或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肯定。
但是深爱或有担当,不是该为性暴力道歉然后去警察局自首吗?对方原谅不追究再说双箭头的话吧。


想到现实中那些要求强奸犯娶受害者负责的言论,简直不寒而栗。


耽美同人圈,这是个以年轻女性为主要受众的群体。为什么会有这种“负责”的想法?


太可怕了。


=====


第二日补丁:


是我表述有问题吗?为什么微博也好lof也好,总有人觉得我是在指责作者的道德问题?


我明明是在担忧社会落后思想对女性潜移默化的影响啊…


另外创作自由,我觉得只要不在现实中伤害他人,不触犯法律,作者写R18G都没问题。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三)

私设
王嘉德罗斯x仙鹿瑞
梗源自于@假的锅 
祝阅读愉快!
——————————————————————
架空私设喧闹的大街上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毫不意外全冲着那华美牢笼里关着的灵兽而去的。 一张巨大厚实的布盖在笼子上,让人看不见里面的灵兽。 “听说抓到了?” “呵,那里关着的不就是。” “居然还真有人做到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王一定会喜欢这种稀罕物的。” “可怜,真可怜。” 喧闹声,议论声,夹杂着无数窃窃私语,由远及近,最终汇聚成一股令人心烦意乱的杂音挤入脑中,涨得脑壳生疼。

意识渐渐回归,眼前的黑暗也渐渐拨云见月,扶着尚还昏昏沉沉的脑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华美檀木铺就的地板,目光向上缓缓移动,四周是一方小小的昏暗的空间,缓过神看去,才发现竟是一桩铁笼,其上不知盖着什么东西,阻隔了外界的视线。

格瑞愤怒无比,欲起身招呼原力劈碎这胆敢束缚他的笼子,忽然从脚腕处传来一阵刺痛,他禁不住,双腿一软,又跌了回去。格瑞低头一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上竟被人铐上了沉重的锁链,锁链上密布着金色的符文,道道金光沿着符文流走。

大惊之下,他立即催动体内的原力,原力受到驱使,挣扎着几要从体力闯出。一片昏暗中,符文突然亮了一亮,顿时原力便如霜打的茄子般萎顿下去,再唤不能。
“…鬼狐!”
格瑞恨恨一拳砸在壁笼上,关节处顿时一片通红,他却好似浑然不觉般暗自咬碎了牙。他身为高贵的灵兽,一向以自由随性为傲,几时被人关进过铁笼受这等耻辱。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锐利的眼睛重新打量着四周,外面传来的议论声依旧不减反增,自己仿佛是被放在一条充满人流的大道上供人观赏。
“啧。”
此时自己已经很清楚这波人马要去往何处,想必那行卑鄙无耻的人所侍奉的王吧。格瑞下意识对这位素昧蒙面的王产生了厌恶情绪,那群人的王,能是什么好东西。摇摇头,他盘腿坐好,算着怎样才可脱身。 装饰得金光灿灿的王宫,华美建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此时的会议大厅寂静无声,一干人跪在地上,不敢出声,他们面前赫然正是王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王座上倚着一人,年轻的王被包裹在鎏金的袍子下,耀眼金发上的王冠威严至极,他一双眼睛紧紧闭着,神情倨傲无比。大臣们面面相觑,王不发话,他们也不敢擅自开口。本来喜滋滋的告诉王已经捕获灵兽,此时正在送来的路上,满以为王会高兴,没准会给自己一些奖赏,可王听完后便一言不发,他们此时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终于,有人忍耐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个….王…..”
年轻的王终于睁开他那双眼睛,流光溢彩的金色瞳孔带着能灼伤人的温度淡淡一瞥,那人登时半个字也说不出口,吓得冷汗淋漓,急急低下了自己的头。 片刻之后,王终于开口。
“知道了,那便一见吧。”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二)

最近比较忙,更了一小段,还没写到螺丝出场的我简直磨叽Σ(゜ロ゜;)
我争取这两天再更一段(´・ω・`)
架空,私设王嘉德罗斯x仙鹿瑞
梗源自于@假的锅 
相信我我对鬼狐是真爱!
诡异的文笔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
月光如水,静静的落在两人身上,空气一时间有些压抑。格瑞没有理会鬼狐,只是静静的扫过面前一伙人。很明显,对方抱着恶意而来。他不打算和鬼狐叙旧,只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目光一转,地面上已经成形的黑色法阵吸引了格瑞的注意,黑色扭曲的符号瞬间如燎原之火点燃了他的杀意。
“好你个鬼狐,真是疯了!”
格瑞怒斥出声,杀气恍若实质化一般隔着空气陡然暴涨。鬼狐心中一凛,糟糕,好像做的太过火,惹怒他了。格瑞右手向前凭空一握,虚空之中忽的绿芒大盛,耀眼的绿色光芒汇聚成一柄长刀落入手中,泛着冷光的刀刃锋利无比。格瑞信手一挥,一道破空之声响起,鬼狐呼吸一窒,忙大喊:“快散开!”自己也急忙祭出武器抵挡。
可惜为时已晚,刀光带着破竹之势,所到之处皆斩。仅仅一瞬,便是十几人头齐齐落地,断口处喷出鲜血来,将一方树木尽数染成了鲜红色。格瑞持着刀步步逼近,脸上是森然杀意。鬼狐抵挡不住杀气节节后退,额头渗出了汗水。他暗自懊恼,仅仅只是杀意,就让自己如此狼狈,该说,真不愧是——森林之主选择的人吗。“那就是…烈斩吗,森林之主赐予你的东西。”鬼狐双眼死死的盯着格瑞手中的绿色长刀,语气里带着三分羡慕七分嫉妒。
“运气真好,下一次,我可不会打偏了。”
格瑞冷冷说道,举起手中长刀,对着鬼狐凌空劈下。力道之大竟使得刀身四周卷起一阵狂风,树叶乱舞打在鬼狐脸上,只觉得生疼。鬼狐见无法拖得半分时间,只得咬咬牙收掌成拳,低喝一声:“爆!”
冥冥之中突兀响起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正在被融化腐蚀,滋滋作响。格瑞猝不及防,神色看起来颇为痛苦,一个趔趄,手中长刀竟是劈歪了,刀刃擦着鬼狐的衣服斩下,重重的砸在厚实的土地上,一声轰然巨响,一道狰狞可怖的沟壑横跨在大地之上。鬼狐瘫坐在地,捂着胸口直喘粗气。他抬眼看向格瑞,对方果不其然拄着刀柄半跪在地无法动弹。
格瑞只觉得仿佛有什么在身体内炸开一般,疼痛沿着脊梁骨直窜上脑门,那一瞬间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他撑不住只得依凭着刀身半跪在地上,刀尖深深插入地中。眼前有些发昏,他勉力压下喉头涌起的腥味,一时片刻说不出话来,只能怒视着鬼狐。
“呵呵,格瑞,你果然很强,居然还没有倒下。”鬼狐低低的笑出声来,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居高临下的看了格瑞一眼,方才的狼狈荡然无存。
“不得不说,如果和你正面对上的话,我的确没有丝毫胜算。我想抓你,但可还没疯。”
“所以,烧山大阵也不过只是引你出来的诱饵罢了。” 格瑞恨恨的盯着他,脑袋疼的越发厉害,眼前模糊一片。
“不过好在这毒比我想象得厉害多了,不仅让你没有察觉,而且毒一触发,中毒者立马法力尽失,浑身无力。就算是格瑞大人,也不能抵挡。”
他语气轻松地说着话,对着格瑞展颜一笑。
“这山,我就替格瑞大人收下了。至于您,还是去您该去的地方吧。”
格瑞眼前一黑,终于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凹凸世界嘉瑞】《寻仙》(一)(非清水注意)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x格瑞向
王嘉x仙鹿瑞,架空
私设有,ooc有,甜饼有,刀子有,车后期有
脑洞来自于群里大佬
迷一样的文笔
以上没关系的话,祝阅读愉快!(•̀ω•́)✧
————————————————————
千山之巅,万山之围,此处人迹罕至,唯有满目翠烟缠着苍苍古树,直教人如坠仙境。自混沌分万象,便有群山生灵物,麒麟白鹤,苍龙仙鹿,传言得灵物者,便可坐享荣华富贵,一世无忧,更有甚者可以飞升成仙,与天同寿。传闻一出,自是令无数人趋之若鹜。 

“快点跟上,这山大得很,又看不清路,天快黑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落脚。”一行人背着包裹在茂盛的草木间蹒跚前进,为首的大汉不耐烦的吆喝着后面的人,他挥起镰刀砍断面前缠绕的藤蔓,抬起手臂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妈的,上头要我们找灵物,说是要进贡给王,虽说有人在这山中看见过仙鹿,但老子就没听过有人真的抓到过,偏偏这么个苦差事落在俺头上。”跟随其后的人闻之不语,一身黑衣将他裹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密密的刘海下看不真切,他沉默着拨开了缠住鞋子的草,往腰间的挎包里又放入了一些东西。那大汉睨他一眼,浑厚的声音又炸雷一般响起,“我说你是上头派来帮我们的,那带你来的小差还口口声声说有你在稳行,但你这一路上都一声不吭的,还带了这么一群和你一样的奇怪的人。别到时候抓不到灵鹿砸了自己招牌,我给上头也不好交代。”话音落下,那人终于抬头看他一眼,一双金色的竖瞳在昏暗的树林间显得格外锐利,那大汉顿时感觉自己竟硬生生矮了半个头去,又不敢发作,只得故作不在意又向前走了几大步。那人不紧不慢的跟上,终于是开口说了此行的第一句话,“不必担心,它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嗤。”距离那行人十里之外的静谧之处突然响起一声冷笑,那音色分外清脆,如银铃如清风,只是此刻沾染了嘲笑之意,竟是变得如暖风般挠得人心痒。循声望去,入眼登时是一片雪白皮毛,似有白光氤氲缠绕,修长脖颈枕着绿叶,晶莹鹿角剔透如冰,一双罕见的紫色瞳孔盈着水光,如初生婴儿般纯洁无比。这赫然便是一只鹿,但其周身的祥瑞之光让人无法忽视,想来便是那传闻中的仙鹿了。 

“想抓我?可笑。”那鹿口吐人言,伏卧在一方柔软的草木之中。风送万里,将那行人的话语一字不落的送入仙鹿耳中。毛茸茸的小巧耳朵动了动,它站起身来,仿佛是对这行人全然不感兴趣般,迈着优雅的小步,隐入了密林之中。

 一边,天色已晚,黑衣人随行爬到一个小山头,向着四周张望一番,喝道:“可以了,就在这停下吧。”一行人纷纷停下脚步,训练有素般卸了身上的包裹堆放在一起,随即迅速退到一边。黑衣人蹲下身来,在包裹中翻翻找找,再起身时,手中拿着一叠画着诡异符号的符咒。那大汉伸长了脖子好奇瞅着,只见黑衣人双指夹着符咒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一动,符咒已经陆续贴成一道法阵,这阵法瞧着分外怪异,歪七扭八的符咒堆叠在一起,构成一道一道黑色扭曲的线条。大汉心里只发怵,不知道这人施的是什么诡异法术。 

“嗯…?”远方,正欲小憩的仙鹿有所察觉般抬头看向远空,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这气息是…”沉思片刻,他旋即转身,纵身跃入深林之中。 

而这边,大汉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什么阵法?”黑衣人不紧不慢的开口:“此为烧山之阵。”“烧山?!”大汉十分吃惊,“难道是为了…” “没错,正是为了逼灵鹿出来。”黑衣人顿了顿,道:“灵鹿为群山之神,庇佑整个山脉及其中万千生灵,若我在此布下烧山之阵,灵鹿必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他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需将其生擒即可,至于如何擒住,交由我来便好。”大汉听之喜笑颜开,谄媚笑道:“好好好,那便有劳您了。”黑衣人抬头看向虚空之中,双眼微眯,眼底寒光减盛。“话已至此….他也该来了吧。”

 “啊?谁?”大汉还未反应过来,黑衣人话音未落之时,一道银光已至眼前,大汉突然好似被生生扼住了喉咙般一言不得发,一双眼睛突兀睁大到人类所有的极限,透露出惊恐的瞳孔中三片被风削得笔直的绿叶已经逼近。“飒”的一声轻响,大汉喉头迸发出一片刺目的鲜红,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黑衣人瞳孔一缩,“不好!”条件反射般抽出腰间小刀抵挡,铿锵一声,他竟是被击得连连后退。“保护大人!”四周人蜂拥而上围聚在黑衣人四周,各自持着武器对着一片寂静的四周虎视眈眈。黑衣人稳住身形,冷汗顺着他的侧脸滑落,消失在潮湿的泥土中,他感到手臂发麻,持刀的虎口被刚才那一下震得生疼,他咽了口唾沫,故作冷静的开口道,“阁下既然来了,便麻烦现身吧。” 

话音落下,周遭依旧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生怕再有叶刃从暗处射出夺走自己的性命。突兀一簇树叶一动,顿时所有的武器齐刷刷指向了声响处。 “鬼狐,这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只雪白的手拨开树叶,出现在众人面前。月光从枝叶间洒下,落在来人银辉般瀑散的头发上,镀上了一层冷光。精致的面庞上一双剔透美丽的紫色眼睛此时带着冷冷的杀意盯着面前那群人,斑驳的树影映在他修长的身形上,徒添了几分不真切之感。

 被称作鬼狐的黑衣人干笑一声:“…好久不见了,格瑞。”